博万通娱乐手机登录-西部经济半年报:重庆增速反弹最强 四川总量超2万亿

  原标题:西部经济半年报:重庆增速反弹最强 四川总量超2万亿

  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

 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 李果

  截至7月21日,西部12个省区市皆公布了上半年的经济数据。

  其中,有10个省区市上半年经济增速实现正增长,且不少细分经济指标的降幅在二季度持续收窄或扭负为正。

  21世纪经济研究院分析师以12个省区市的经济数据为样本进行分析发现,疫情对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影响逐渐减弱,一季度以来各个省区市的经济持续恢复性增长,尤其是工业回暖带动经济发展加快。总体而言,重庆的经济反弹幅度最强,显示了较好的韧性。而在消费券及相关刺激政策的推动下,不少地区的消费经济也复苏明显。

  重庆经济反弹力度最强

  从上半年经济总量看,四川省是西部唯一GDP破2万亿的地区,达到2.21万亿元。此外,陕西、重庆、云南和广西4个地区的GDP突破1万亿元。

  贵州、内蒙古、新疆、甘肃的经济总量在7000亿-4000亿元之间,宁夏和青海分别为1764亿元、1391亿元,西藏是西部唯一未突破千亿元地区,上半年为838亿元。

  从上半年经济增速看,西藏继一季度后,增速仍保持西部第一,达到5.1%;新疆居第二,增速为3.3%;贵州和甘肃并列第三,均增长1.5%。此外,在西部12省区市中,除陕西和内蒙古上半年经济仍负增长外,其余皆实现了正增长。

  与一季度相比,上半年GDP增速的反弹力度,反映了一个地区经济的韧性。重庆是反弹力度最大的地区,上半年的经济增速较一季度强势提升7.3个百分点,从一季度的-6.5%增长到上半年的0.8%。

  陕西尽管在上半年依然为负增长,但上半年-0.3%的增速,依然较一季度的-5.6%提升了5.3个百分点,排名第二。甘肃、云南、西藏、宁夏、广西的经济增速反弹力度则在4个百分点区间,四川、新疆、贵州、青海在3个百分点区间。需要注意的是内蒙古,在上半年经济增速列西部末位的同时,与一季度增速比较,其反弹力度仅2个百分点。

  上半年,西部不少地区通过发放消费券、出台刺激政策等方式,以期加快消费复苏进程。从上半年的数据看,一系列的举措收到了较明显的成效。

  以内蒙古为例,尽管该区目前的经济尚处于恢复之中,但消费已有加速复苏迹象。上半年,内蒙古限额以上单位金银珠宝类商品降幅较前5个月收窄3.4个百分点,化妆品类收窄1.2个百分点,通讯器材类商品收窄2.7个百分点。

  青海上半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380.34亿元,尽管较上年同期仍下降12.5%,但降幅逐月收窄,尤其是二季度同比下降2.5%,比一季度降幅收窄20.5个百分点。

  不过,西部地区的旅游业在上半年受较大影响。以贵州为例,作为西部旅游大省,旅游业在疫情影响下持续下降。上半年,贵州旅游总人数1.73亿人次,比上年同期下降69.9%;旅游总收入1424.01亿元,下降75.2%。

  此外,西部各个省份的外贸情况有较明显分化。

  四川省的外贸进出口已连续4个月保持两位数增长。上半年,四川外贸进出口总额3659.1亿元,同比增长21%。其中,出口额2009.6亿元,增长19.5%;进口额1649.5亿元,增长23%。

  重庆上半年外贸进出口亦较好,全市货物进出口总额2759.2亿元,同比增长3.5%,较一季度提高17.6个百分点。电子信息产品是推动重庆出口增长的关键。上半年,该市电子信息产品出口1261.6亿元,同比增长5.2%,占全市出口总额的74.2%。其中,笔记本电脑出口724.8亿元,同比增长4.9%。

  与此同时,新疆上半年进出口比上年同期下降11.5%,仅6月份当月实现由负转正。而甘肃上半年的进出口总值增速不仅同比下降9.6%,且降幅比一季度扩大7.0个百分点。

  工业回暖带动经济复苏

  2020年对于西部地区而言是特殊的一年,其工业增速经历了较大的起伏。

  以贵州为例,疫情发生后当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累计增速在1-2月下滑至最低点,同比下降10.5%。随后企业复工复产,全省规模以上工业经济从3月份开始逐月好转。1-3月、1-4月增加值同比下降1.9%、0.7%,降幅逐渐收窄。1-5月增速扭负为正,实现增长0.2%。到6月末,当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.4%,与西部地区平均水平持平,比全国高2.7个百分点。

  工业的复苏,对西部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推动作用。

  如重庆经济增速在上半年的强势反弹,主要推动力在于当地工业经济的复苏。上半年,重庆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为1.0%,较一季度增长了11.6%,是西部反弹力度最强的地区,其中6月份的增加值同比增长10.6%。

  重庆八大支柱产业在经历了1-2月的低迷后逐步复苏,截至6月,电子、医药、材料和消费品产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8.6%、2.1%、1.3%和0.9%;其他支柱产业降幅收窄。到了6月,八大支柱产业增加值全部实现增长,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重庆工业的两大支柱产业,即汽车、电子产业,同比分别增长25.0%和12.1%。

  重庆拥有较完善的汽车整车生产及配套产业链,年综合汽车产能达400万辆,并有超过40万劳动力汇聚在汽车行业领域内。但重庆汽车产业景气度从2018年开始步入下行区间,产业增加值持续负增长,同时对重庆经济产生较大的拖累。

  在智能制造、大数据等新技术的带动下,重庆汽车工业开始了转型升级之路。尽管仅凭单月的增长并不能说明重庆汽车产业已经走出低谷,但这无疑是一个积极的信号。

  与重庆相似,云南工业生产在二季度亦趋稳回暖。上半年,云南省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0.9%,降幅比一季度收窄2.1个百分点。其中,二季度增长1.1%,较一季度提高4.1个百分点。6月份,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.8%,比5月份加快8.3个百分点。

  随着国内疫情逐步获得控制,在外向型经济占当地经济比重较低的西部地区,工业的复苏直接推动了经济发展。

  以宁夏为例,上半年当地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同比增长3.4%,拉动了全区经济增长1.0个百分点,增速比一季度加快2.8个百分点,比全国高4.7个百分点,而这一增速也排名全国第3位。

  21世纪经济研究院认为,目前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因素仍然较多,西部地区旅游、住宿、餐饮等部分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,仍存在部分企业生产经营困难加大等问题,疫情冲击所带来的损失尚需弥补。

  总体来看,西部不少地区经济增长的积极信号在增加,随着跨省旅游业放开、影院恢复营业,下半年或将有更多的行业、企业获得更好的发展机会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杨亚龙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